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角山妖的博客

边走边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  

2008-10-19 00:54:00|  分类: 战火纷飞的中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
在介绍叙利亚的第一篇文字穿越时空的叙利亚 —— 踏着阿加莎的足迹”中,我提到了阿加莎.克里斯蒂。在帕尔米拉,在赞诺比亚酒店,又见阿加莎.克里斯蒂。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图1,103房间

在去帕尔米拉的车上,导游阿布杜特神秘地问我们,知道‘Agatha’么?“当然,我说,当年曾经疯狂地看了她很多小说呢,就差点也去做侦探了”,“ 你们就住在当年她住的酒店里!”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2.房间的客厅

“真的么?那我到时候一定要参观一下。”

“没问题, 我帮你们跟酒店经理打招呼”

彼时,我心想,这不是故弄玄虚么, 参观个房间还要跟经理打招呼?估计酒店早就拿这个当噱头了。

到了帕尔米拉,又是博物馆,又是神庙,又是柱廊,同行们早就把阿加莎忘到脑后了,不过我还没忘。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图3,古香古色的吊灯

离开帕尔米拉前,大家都忙着吃吃喝喝,我找到导游,请他带我去参观一下。结果,他们说时间快来不及了。怎么可以这样?你答应了我们的。导游无奈地看着我,‘那你只能有5分钟’,5分钟就5分钟吧,聊胜于无。

参观房间,真的要跟经理打招呼。阿加莎的那间103 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,没有噱头。其实,这是一间有着百多年历史的酒店,不过被如今这个集团收购后重新装修的历史却不长。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4,当年克里斯蒂写作的地方

这是一套复式的套房。一层是客厅,二层是阿加萨的卧室,当然还有书房。不知道为什么,里面让我觉得阴森森的,是不是多少跟那些杀人案有些关系?

楼上楼下的装修风格,很阿拉伯。如果当年阿加莎真的在这儿写了很多“命案”, 在无人的夜晚,在这紧邻着帕尔米拉“死亡之谷”的阴冷房间里,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些害怕?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5,卧室内的柜子,很阿拉伯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6,阿加莎的床


其实,酒店的位置很好,走到帕尔米拉遗址,只要5分钟。透过酒店狭小的窗口,甚至能看到远处的柱廊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7,从窗口远眺帕尔米拉

帕尔米拉,清晨4点多,起床,蹑手蹑脚地走出酒店。那感觉,多少有些像作案。可我是要去看日出帕尔米拉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8,晨曦中的帕尔米拉

清风徐徐的早晨,有些凉。

一个人,走在无人的帕尔米拉,那些挺立的柱子,四处散落的柱基,与骄阳下似乎完全不同。

找到一个自认为最佳的位置,我坐在石台阶上,仔细地端详着周围的一切,无人打扰。我静静地想着困扰了我一天的问题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  图9,

纪伯伦参观帕尔米拉后,曾经说:,岁月把周围这些巨大的石桩连根拔起,又让它们卧倒在地,好似一场混战之后,沙场上留下的几具尸体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  图10

忽然想,是不是这些横七竖八的“尸体”, 产生的历史堆砌感,让我失去了感觉呢?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  图11

天边泛红了,就在我灵魂出窍的功夫,太阳不经意间就从天边跳了出来。赶紧打开相机,发现,我在的地方,不是我想象的最佳地点。换了几次位置都觉得不好,我知道我已经无法找到所谓的最佳,于是放弃!我是来欣赏帕尔米拉的日出的,不是来拍日出的。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2

清晨的阳光那么柔和地洒在帕尔米拉的肩头,光影交错下,她真的像一个羞涩的新娘了!一个沙漠新娘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3

不记得那本书上曾经介绍,在大约公元200年的时候,特土良(Tertullian)教父就曾经说过: 世界每天都变得更富有,更开放。道路四通八达,不毛之地也肥沃起来,从前是森林的地方洒下了谷种,沼泽正在干涸,畜群不再害怕野兽。如今再也没有什么叫人害怕。到处都是房屋、城市、国家,到处都是生命。这话今天想来,多少有些令人毛骨悚然,因为它那么前瞻,那么适用于今天。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4

这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或良性或恶性的循环,每个地方大约都逃不过这样的命运,就如帕尔米拉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5

太阳完全跳了出来。近处,是高大的石柱;远处,一座清真寺的宣礼塔,在阳光下闪烁着神秘的光芒。忍不住还是打开相机,这一张,是我在帕尔米拉比较满意的一张。她是我想像中的帕尔米拉。

 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希望帕尔米拉,希望叙利亚,就如照片一般,和谐,且蒸蒸日上。

尽管贪恋晨光,贪恋光影下的帕尔米拉,但我必须走了,是时候离开帕尔米拉,离开叙利亚了。

再见,帕尔米拉!再见,叙利亚!

(凌晨2.30注:自己忽然发现,我的叙利亚是以阿加莎开始,又以阿加莎结尾的,前后呼应了,^_^)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7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8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19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0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1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2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3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5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6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 图27

帕尔米拉——最后的华彩乐章(下) - 北角山妖 - 北角山妖的博客

图28 终于来了一位看日出的人,可惜她来的时候太阳早就高高的了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